Sammi

愿你此生尽兴,赤诚善良。

【超级制霸】加减博弈

——这会是一篇小短文✌️🖐🏼——

“代号1003,去调查老黑那边的事情,三天之内解决掉那个团伙。”林彦俊平静地说道。

“收到。”

依旧是这样的回答,简单两个字,回答过七十六遍,从第一次的紧张到现在的从容,表面云淡风轻,心里风起云涌。

七年前的那个夜晚,从敌方那边被救下的那一刻起,陈立农就认定这辈子跟定林彦俊,命是林彦俊救下的,自然他是他的人。只是陈立农没料到林彦俊是地下老大,时刻都会有丧生的危险。他只不过是众多手下之一,哪敢过问过多。十多年来独自一个人生活,直到林彦俊的出现,他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爱人的冲动。

林彦俊陪他过了人生中第一个生日。没有蛋糕,因为没来得及准备,但他们在草坪上看了一夜的星星。

“什么?你没有过过生日?怎么会啊,不过没关系,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都有我陪你度过。”

陈立农感受到了林彦俊的温柔。

林彦俊教会他射击,远程枪杀。

“第一个任务,灭掉这号团伙,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和你一起执行,到检验你的能力的时候了。”

“收到。”陈立农也感受到了林彦俊的冷酷。

在陈立农越陷越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单纯了,双手沾满罪恶,但他还是愿意为了林彦俊继续下去,哪怕最后会掉入无底的深渊。只要能守候在他身旁,哪怕要他做任何事,他都不会拒绝。

配备好枪支,此次任务,难度不大,只是对手擅长心理战,所以绝对不能被洗脑。

到达交易地点,双方吩咐各自手下在外等候。

“老黑,是否该先验一下货?”

“不错,够直接。我很欣赏你,只不过可惜你这么忠心。”

陈立农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有话直讲。”

“哈哈,你跟了他七年了是吧,却还不明白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对方挑了挑眉,故弄玄虚。

“你或许是不知道,不过看在今儿个爽快人份上,不妨直接告诉你,他的下一步就是解决掉你。”

“你胡说些什么?”

“那你别否认你的代号是1003!”

“没错,是又怎样?”

“那就对了,老林可是暗中给我书信,每一回,他都会写下不同的四位数,提前告知我前来交易的人是谁。次数多了也就发现规律了,每次都是尾号为三,又逢倍的。这次轮到你了,我们是串通好来对付你的。不信,你那边代号1000现在人在哪呢?早就在上一次任务中丢命了吧?”

陈立农现在头脑一片混乱,就在他迷茫之时,老黑微微眯起眼睛,快速地从腰间掏出枪支,拨动保险机,正要瞄准陈立农心脏位置,陈立农迅速回神。

子弹从左臂擦过,没有被击中。

陈立农立马拿出枪支,拨动保险,迅速回击,但与此同时对方进行了第二次的开枪。

陈立农一击致命,老黑倒下。而陈立农左臂正中子弹,也流着血。

“嘶……”陈立农吃痛地发出声音。

由于双方使用的是消音枪,所以没有惊动到四周。

任务执行回来,货是带回来了,但陈立农开始愁眉不展。林彦俊看着受伤的陈立农,眼里闪过一瞬无人察觉到的心痛。

“代号1003,这次任务完成了吗?”

“是,货在这。”现在再看向林彦俊的眼神多了闪躲。

“很好,我帮你处理你的伤口。过来。”

陈立农心不在焉,因为满脑子都是今天老黑对他说的话。还有代号1000,是真的已死了。就在上一次任务,代号1000没成功的时候,林彦俊杀了他,而陈立农只能眼睁睁的在一旁。

林彦俊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陈立农这么多年来也还是不太懂。在处理伤口是紧紧锁着眉头的林彦俊,虽然紧闭着嘴但还是发现了林彦俊在咬合牙关,好像受伤的人是他才对。

你明明是在心疼我啊,不对,是我想太多,这应该都是你伪装出来的才对。我却被你虚伪的一面骗了这一生。

子弹已经从左臂里取了出来,也为伤口消了毒,林彦俊正在一针一线地缝补伤口,依旧不说话,专心致志。

“老大,其实……”

陈立农又沉默好半天不说话。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没什么。只是我想说,我会用我的命来守护你,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哪怕有一天,为你而死,我也愿意。”

“你在说什么啊?你是不是被打傻了?我不可能让你因为我而丧命的。”

“哈哈,可能是我傻了吧。”

枪伤好了没多久。

“代号1003,这次我要独自一人出去,你替我在这保护好大家,我很快会回来的。”

“收到。”只不过右眼皮跳了一下,陈立农就觉得此次出行风险很大,于是开始担心着急。

果不其然,不久陈立农就被入侵者打晕,迷糊之中被人扛了出去。

“林彦俊,这一次你休想逃走。”

“那你还没资格命令我。”

“那你试试看,看我是不是有资格。你的代号1003在我手里。”

什么?林彦俊的眉头一皱,只不过那么一下,又迅速恢复平静。他眼睁睁地看着陈立农被对方的手下带出来,还在昏迷状态。

“啪——”清脆的一声响,一个巴掌响亮地拍在陈立农脸上,痛的让他瞬间清醒。目睹着这过分的举动,林彦俊暗暗地攥紧了左手拳头。

清醒过来的陈立农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老大,你快走,不用管我,我一点都不重要。你一定不能有事啊!”

“我对不起你,没有防守好我们的地方。”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你……”还要说些什么的陈立农感受到枪突然抵在太阳穴上。

林彦俊的心在剧烈跳动,呼吸紊乱,紧张到快要疯掉。却还是让自己看上去觉得这样的事情无关紧要。

“随便你们对他怎样啊,他不过就是我的一个手下,即使他死了也不过是在我的册子里划掉一个代号而已,代号叫什么?哦~代号1003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立农早就知道自己对林彦俊来说无足轻重,但听到这番话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先是一滴,悄无声息地从左脸划过,然后再是一滴,接着,一直有眼泪不断夺出眼眶,那一滴滴,多的好像可以抹平他对林彦俊的感情,也好像,可以一点点地腐蚀掉林彦俊的心,让林彦俊的心一点点的出现裂缝,然后,粉身碎骨。

对方的手下紧抓着陈立农反在背后的手稍稍松了松,好像也在怜悯可笑的陈立农。

陈立农突然跪下让所有人出乎意料。那两个手下也放开了手。

“老大,”陈立农用手背抹掉了眼泪,却还掩盖不住自己的哭腔,流泪从无声到近似嘶吼。“我对你的感情早已变了样,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对你有了那样的感情。可能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被爱的感觉吧,我误会了你对我的温柔。”眼泪又止不住地落下。

“我有很多话都没有跟你说,我骗了你很多很多,因为我对你有秘密,有很多很多的秘密,我已经打算好要永远放在心里,我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但是,现在我又很不甘心。”陈立农慢慢地站了起来,向林彦俊走去。

那两个手下本打算把人质给押回来,却看到老黑的眼神似乎说着放他走,也就无动于衷了。老黑的眼里有泪光,因为,他也和陈立农有过类似的经历,他也深爱着一个男人,也渴望被爱,却没有得到回应。

“老大,今生我是你的代号1003,我从来没有后悔遇见你,从来没有难过自己是你的手下,相反,我很荣幸。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上级和下级的关系。”再两步,就是可以拥抱到林彦俊的距离了。

“如果我们未曾相遇,我可能永远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如果有下辈子,不管有多少的来生,我都要和你相遇。因为,我真的很……”

“砰——”

话还没说完,林彦俊就丢下了枪冲了过来拥抱自己,同时转身。陈立农感受到林彦俊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头稍微向上仰起,又把头靠在他的左肩。

“爱你。”陈立农把最后两个字说了出来。

“我知道。”林彦俊把话说的很轻,却还是很温柔。

像是不过瘾,一定要确认对方老大没有活的可能,老黑又来了几发,子弹窜出手枪,带着摩擦气流的声音,如数击中林彦俊的后背。没回过神的陈立农才突然反应过来,林彦俊闷不吭声,一直强忍着。

看到林彦俊整个人失去了力气,血汩汩流出,浑身倒在陈立农的身上,敌手才满意地走了。

“老大!”陈立农喊得撕心裂肺。

“叫我林彦俊。”林彦俊用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虚弱。然后放开了陈立农,“扶我到地上。”

陈立农哭着将林彦俊放平,“对不起,林彦俊,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害了你。”

“傻瓜,不要,不要哭了啦,你这样哭,就,就不酷了哦,你可是我的人,所以,你得像我才对,而且,你哭了,我,我很心疼。”林彦俊一字一句地艰难说出这些话,还伸手抹掉陈立农脸上的泪珠。“我,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受到伤害。”嘴里的血不断流出。

“林彦俊你不要死,你不要死,不然我怎么补偿你,是我害了你。”

“农农,过来。”林彦俊让陈立农把头低下来,然后压下了他的头,他们谁也没想到,第一次接吻,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而这也是最后一次。

陈立农尝到了血腥味,眼泪落在了林彦俊闭着的眼睛上,和林彦俊眼角渗出的泪水一起滑落。

当吻结束的时候,林彦俊让陈立农侧过头,用尽最后的力气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陈立农,我是爱你的。”

END.

祝各位看文愉快😶甜吧?

今天突发奇想,所以从下午两点二开始码到现在,终于完成了。然后……其实还有一点点农农的部分没写,我觉得到这刚刚好。下一篇或许会是“人格分裂症”设定?

嗯哼?

Sammi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