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mi

愿你此生尽兴,赤诚善良。

凌晨十二点半
林彦俊的顶胯《听听我说的吧》和陈立农手上的【农】【T】
我激动地睡不着

【超级制霸】加减博弈

——这会是一篇小短文✌️🖐🏼——

“代号1003,去调查老黑那边的事情,三天之内解决掉那个团伙。”林彦俊平静地说道。

“收到。”

依旧是这样的回答,简单两个字,回答过七十六遍,从第一次的紧张到现在的从容,表面云淡风轻,心里风起云涌。

七年前的那个夜晚,从敌方那边被救下的那一刻起,陈立农就认定这辈子跟定林彦俊,命是林彦俊救下的,自然他是他的人。只是陈立农没料到林彦俊是地下老大,时刻都会有丧生的危险。他只不过是众多手下之一,哪敢过问过多。十多年来独自一个人生活,直到林彦俊的出现,他才知道自己原来也有爱人的冲动。

林彦俊陪他过了人生中第一个生日。没有蛋糕,因为没来得及准备,但他们在草坪上看了一夜的星星。

“什么?你没有过过生日?怎么会啊,不过没关系,以后你的每一个生日,都有我陪你度过。”

陈立农感受到了林彦俊的温柔。

林彦俊教会他射击,远程枪杀。

“第一个任务,灭掉这号团伙,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和你一起执行,到检验你的能力的时候了。”

“收到。”陈立农也感受到了林彦俊的冷酷。

在陈立农越陷越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单纯了,双手沾满罪恶,但他还是愿意为了林彦俊继续下去,哪怕最后会掉入无底的深渊。只要能守候在他身旁,哪怕要他做任何事,他都不会拒绝。

配备好枪支,此次任务,难度不大,只是对手擅长心理战,所以绝对不能被洗脑。

到达交易地点,双方吩咐各自手下在外等候。

“老黑,是否该先验一下货?”

“不错,够直接。我很欣赏你,只不过可惜你这么忠心。”

陈立农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有话直讲。”

“哈哈,你跟了他七年了是吧,却还不明白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对方挑了挑眉,故弄玄虚。

“你或许是不知道,不过看在今儿个爽快人份上,不妨直接告诉你,他的下一步就是解决掉你。”

“你胡说些什么?”

“那你别否认你的代号是1003!”

“没错,是又怎样?”

“那就对了,老林可是暗中给我书信,每一回,他都会写下不同的四位数,提前告知我前来交易的人是谁。次数多了也就发现规律了,每次都是尾号为三,又逢倍的。这次轮到你了,我们是串通好来对付你的。不信,你那边代号1000现在人在哪呢?早就在上一次任务中丢命了吧?”

陈立农现在头脑一片混乱,就在他迷茫之时,老黑微微眯起眼睛,快速地从腰间掏出枪支,拨动保险机,正要瞄准陈立农心脏位置,陈立农迅速回神。

子弹从左臂擦过,没有被击中。

陈立农立马拿出枪支,拨动保险,迅速回击,但与此同时对方进行了第二次的开枪。

陈立农一击致命,老黑倒下。而陈立农左臂正中子弹,也流着血。

“嘶……”陈立农吃痛地发出声音。

由于双方使用的是消音枪,所以没有惊动到四周。

任务执行回来,货是带回来了,但陈立农开始愁眉不展。林彦俊看着受伤的陈立农,眼里闪过一瞬无人察觉到的心痛。

“代号1003,这次任务完成了吗?”

“是,货在这。”现在再看向林彦俊的眼神多了闪躲。

“很好,我帮你处理你的伤口。过来。”

陈立农心不在焉,因为满脑子都是今天老黑对他说的话。还有代号1000,是真的已死了。就在上一次任务,代号1000没成功的时候,林彦俊杀了他,而陈立农只能眼睁睁的在一旁。

林彦俊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陈立农这么多年来也还是不太懂。在处理伤口是紧紧锁着眉头的林彦俊,虽然紧闭着嘴但还是发现了林彦俊在咬合牙关,好像受伤的人是他才对。

你明明是在心疼我啊,不对,是我想太多,这应该都是你伪装出来的才对。我却被你虚伪的一面骗了这一生。

子弹已经从左臂里取了出来,也为伤口消了毒,林彦俊正在一针一线地缝补伤口,依旧不说话,专心致志。

“老大,其实……”

陈立农又沉默好半天不说话。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没什么。只是我想说,我会用我的命来守护你,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哪怕有一天,为你而死,我也愿意。”

“你在说什么啊?你是不是被打傻了?我不可能让你因为我而丧命的。”

“哈哈,可能是我傻了吧。”

枪伤好了没多久。

“代号1003,这次我要独自一人出去,你替我在这保护好大家,我很快会回来的。”

“收到。”只不过右眼皮跳了一下,陈立农就觉得此次出行风险很大,于是开始担心着急。

果不其然,不久陈立农就被入侵者打晕,迷糊之中被人扛了出去。

“林彦俊,这一次你休想逃走。”

“那你还没资格命令我。”

“那你试试看,看我是不是有资格。你的代号1003在我手里。”

什么?林彦俊的眉头一皱,只不过那么一下,又迅速恢复平静。他眼睁睁地看着陈立农被对方的手下带出来,还在昏迷状态。

“啪——”清脆的一声响,一个巴掌响亮地拍在陈立农脸上,痛的让他瞬间清醒。目睹着这过分的举动,林彦俊暗暗地攥紧了左手拳头。

清醒过来的陈立农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老大,你快走,不用管我,我一点都不重要。你一定不能有事啊!”

“我对不起你,没有防守好我们的地方。”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你……”还要说些什么的陈立农感受到枪突然抵在太阳穴上。

林彦俊的心在剧烈跳动,呼吸紊乱,紧张到快要疯掉。却还是让自己看上去觉得这样的事情无关紧要。

“随便你们对他怎样啊,他不过就是我的一个手下,即使他死了也不过是在我的册子里划掉一个代号而已,代号叫什么?哦~代号1003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立农早就知道自己对林彦俊来说无足轻重,但听到这番话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先是一滴,悄无声息地从左脸划过,然后再是一滴,接着,一直有眼泪不断夺出眼眶,那一滴滴,多的好像可以抹平他对林彦俊的感情,也好像,可以一点点地腐蚀掉林彦俊的心,让林彦俊的心一点点的出现裂缝,然后,粉身碎骨。

对方的手下紧抓着陈立农反在背后的手稍稍松了松,好像也在怜悯可笑的陈立农。

陈立农突然跪下让所有人出乎意料。那两个手下也放开了手。

“老大,”陈立农用手背抹掉了眼泪,却还掩盖不住自己的哭腔,流泪从无声到近似嘶吼。“我对你的感情早已变了样,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对你有了那样的感情。可能是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被爱的感觉吧,我误会了你对我的温柔。”眼泪又止不住地落下。

“我有很多话都没有跟你说,我骗了你很多很多,因为我对你有秘密,有很多很多的秘密,我已经打算好要永远放在心里,我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但是,现在我又很不甘心。”陈立农慢慢地站了起来,向林彦俊走去。

那两个手下本打算把人质给押回来,却看到老黑的眼神似乎说着放他走,也就无动于衷了。老黑的眼里有泪光,因为,他也和陈立农有过类似的经历,他也深爱着一个男人,也渴望被爱,却没有得到回应。

“老大,今生我是你的代号1003,我从来没有后悔遇见你,从来没有难过自己是你的手下,相反,我很荣幸。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上级和下级的关系。”再两步,就是可以拥抱到林彦俊的距离了。

“如果我们未曾相遇,我可能永远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如果有下辈子,不管有多少的来生,我都要和你相遇。因为,我真的很……”

“砰——”

话还没说完,林彦俊就丢下了枪冲了过来拥抱自己,同时转身。陈立农感受到林彦俊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头稍微向上仰起,又把头靠在他的左肩。

“爱你。”陈立农把最后两个字说了出来。

“我知道。”林彦俊把话说的很轻,却还是很温柔。

像是不过瘾,一定要确认对方老大没有活的可能,老黑又来了几发,子弹窜出手枪,带着摩擦气流的声音,如数击中林彦俊的后背。没回过神的陈立农才突然反应过来,林彦俊闷不吭声,一直强忍着。

看到林彦俊整个人失去了力气,血汩汩流出,浑身倒在陈立农的身上,敌手才满意地走了。

“老大!”陈立农喊得撕心裂肺。

“叫我林彦俊。”林彦俊用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虚弱。然后放开了陈立农,“扶我到地上。”

陈立农哭着将林彦俊放平,“对不起,林彦俊,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害了你。”

“傻瓜,不要,不要哭了啦,你这样哭,就,就不酷了哦,你可是我的人,所以,你得像我才对,而且,你哭了,我,我很心疼。”林彦俊一字一句地艰难说出这些话,还伸手抹掉陈立农脸上的泪珠。“我,我不会让我爱的人受到伤害。”嘴里的血不断流出。

“林彦俊你不要死,你不要死,不然我怎么补偿你,是我害了你。”

“农农,过来。”林彦俊让陈立农把头低下来,然后压下了他的头,他们谁也没想到,第一次接吻,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而这也是最后一次。

陈立农尝到了血腥味,眼泪落在了林彦俊闭着的眼睛上,和林彦俊眼角渗出的泪水一起滑落。

当吻结束的时候,林彦俊让陈立农侧过头,用尽最后的力气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陈立农,我是爱你的。”

END.

祝各位看文愉快😶甜吧?

今天突发奇想,所以从下午两点二开始码到现在,终于完成了。然后……其实还有一点点农农的部分没写,我觉得到这刚刚好。下一篇或许会是“人格分裂症”设定?

嗯哼?

Sammi







我们什么都做到了,唯独不能白头到老。

我把答应你的事全实现了,唯独不能做到永伴左右。

我说过永不欺骗你,唯独一件事,那就是我不爱你。

Sammi

【超级制霸】沉临其境

1.计划是虐向🙂
2.很容易没有信心而弃文😶
(就今天这一篇就码了一整天🤔)
3.可以提梗,会考虑安排进去✌️🖐🏼

十二岁那年,林彦俊六年级毕业。

“妈妈,我毕业了哦,之前你不是说我毕业之后你会满足我一个愿望吗?”

“哈哈,还一直记得啊,好吧,你说看看,看妈妈可不可以做到。”

“其实……我只是想一个人去游乐场玩,我要玩好多好多的游乐设施,不用你带我去了啦,我是一个超酷的男子汉!”
林彦俊还在下巴用左手比了个八,两眼有神地看着妈妈。

“哈哈哈,彦俊很有勇气哦,那好吧,彦俊,出去玩要早点回家哦~游乐园卡你拿好,早点回来。”

道别后,林彦俊一手插着口袋走在路上。

——游乐场——

玩到快虚脱的林彦俊终于选择离开了,虽然还不到上初中的年纪,但林彦俊有一米六三的身高,所以游乐设施不需要大人陪同。

来的时候太阳还很烈,但林彦俊是不易出汗的体质,就是额头细碎的刘海有些微湿,现在太阳快下山了,少年身上单薄的体恤灌进了风,和背上的一点点汗相擦而过,不禁一颤。

差点就要打喷嚏了呢。

傻乎乎的把放在口袋的左手放在后脑勺挠了下头,微微低下头,发现有个小孩安静地坐在小石墩上,嘴巴轻轻抿着,睁着看上去天真无辜的下垂眼,看着过往的人群,尽量不眨眼。

虽然没有哭,但林彦俊感觉到他在难过。

“弟弟,你不开心吗?”林彦俊走到他身旁摸了摸他的头,柔顺的发丝滑过指缝,手上还残留着男孩的发香,林彦俊脸颊上露出不自知的酒窝。

小孩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大哥哥(手还放在自己头上),依旧一脸无辜与平静,却在看到酒窝的那一刻,把抿着的嘴角向上勾,露出微笑。小孩想要戳戳林彦俊的酒窝,于是抬起手,伸出食指,指着酒窝,慢慢地靠近林彦俊的酒窝。

画面就在这一刻静止了,仅仅是因为小孩手太短,在离脸颊还有十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两个人呆了三秒钟,在林彦俊看到小孩已经伸直了手臂却依旧够不到自己的头的时候,笑弯了眼睛,也笑弯了腰,酒窝也更深了。

就是这样巧的弧度,刚好小孩戳到了林彦俊的酒窝。小孩没有长长的手指甲,但有小小的手指头,指尖温温的,这是林彦俊的感受。

两三米外“咔嚓——”

“这是什么?”

“啊?”

“啊,它消失了。”

“喔,你说的是我脸上的酒窝吧。哈哈……”

“酒窝?就是你笑起来的时候脸上陷进去的东东吗?”

“哈哈,是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孩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那这样农农的脸上也有酒窝吗?”小孩一脸期待地看着林彦俊,还指着自己的脸颊。

“农农?所以你叫农农?但是农农真的没有喔,不过农农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喔。”林彦俊承认他刚才看到小孩的笑脸心跳被萌的漏了一拍。

“好吧。”农农还是有一些沮丧。

看到农农沮丧的脸,林彦俊才突然想起来刚才是因为什么才过来的。

“农农真的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我看农农刚才好像在寻找什么,眼睛一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是不是找不到爸爸妈妈了啊?”

“不是,妈妈去上洗手间了,还没回来,都好久了呢。”

“会不会是她找不到你了呢?农农有没有和妈妈约好在哪里等啊?”

“有啊,妈妈说让我在摩天轮附近等。”

林彦俊看了看小孩身后,明明是遨游太空啊。傻孩子,认错了,所以在这傻傻地等啊,小笨蛋。

“农农,你认错啦,这个可不是摩天轮哦。”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转起来也是圆圆的设施。“摩天轮可比这个要漂亮多了,而且要大一些哦,它是一个大圆轮,而且圆圈边缘挂着一些座舱,如果我们要玩的话啊,就要坐在里面的啦。而且啊,圆轮还会发光呢,有很多不同的颜色呢,不过要等到晚上的时候有光才漂亮。”

林彦俊看着听得入迷的小孩笑了笑,又摸了一下小孩的头。

“农农还要不要去那等妈妈啊,现在太阳的都快下山了喔。我带你去找她吧。”说着牵起了农农的手,带着他走。

“农农应该是一年级吧?”

“嗯?哥哥怎么知道的。”

“哈哈,不告诉你。”

“哼,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跟你讲话惹。”

“幼稚鬼,好吧,我告诉你,因为你看上去和我妹妹年纪差不多大,我妹妹也读一年级。”

“哥哥有妹妹喔,真羡慕你妹妹,有你做哥哥耶。”

“哈哈,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啊。”

“因为农农也想拥有你啊。”

“……”虽然是从小孩子的口中说出的,但却让林彦俊的心七上八下。“这样的话不要乱和别人说喔,虽然你还小。”

“为什么?”

“这……反正……哎呀你听话就好。”

“哥哥应该是嫌弃农农年纪小,哼,那你等我长大了,农农长大会再跟你说的。”农农一脸认真地看着林彦俊。

小笨蛋,我们不一定会再遇见啊。还有,这种话还真的不要随便说出口才好。我会真的,真的放在心上的。

大大的手牵着小小的手走着走着,眼前是一家小便利店,摆在外面的冰箱引起了小孩的注意。农农用力的牵扯着林彦俊的手,把他往冰箱那边拉,林彦俊被折服了。

“说吧,农农想吃什么冰淇淋?”

“哥哥选的一定好吃。”

“蛤?所以你是要我帮你选的意思啰?”

“是啊。”农农露出笑脸,又是那样一脸单纯天真的样子。

看着农农的笑,当下林彦俊就想到了草莓冰淇淋,甜甜的草莓味,很有农农的感觉。

“给你,这是草莓冰淇淋。”

“谢谢哥哥,哥哥也要和我吃一样的喔。”

“诶?好吧。”

付过钱后,两个人开心地吃着冰淇淋走在路上。大的牵着小的,小的蹦蹦跳跳的。

“哥哥,冰淇淋超好吃的耶!”

“嗯,是啊。”

“啦啦啦啦啦啦啦……”

“农农很开心喔。”

“对啊。”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蛤?你不问我都不记得我没和你说过名字诶,一直这样叫哥哥我都习惯了。我叫林彦俊,妈妈喜欢叫我彦俊。”

“恋俊哥哥?”

“蛤?不是啦,是林,彦,俊,三个字,林彦俊。”

“农农也是三个字哦,陈立农。”

“好,我记住啦。”

“我也记住啦,我会一直记得你的。”

这小子总是突然那么深情干嘛?害我总是猝不及防。

“林彦俊!”农农含着一口冰淇淋口糊不清的喊着。

“陈立农!”跟小孩子待久了也有些孩子气的林彦俊学着农农喊对方名字。

“林彦俊!”

“陈立农!”

……

将最后一点包装冰淇淋的纸扔到垃圾桶,两个人也已经吃完,嘴巴上都沾着些草莓冰淇淋的粉色。

相视,指着对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小花猫!”
“你是小花猫!”

两个人都同时说出口,空气里混合着草莓冰淇淋的余味,香香的,淡淡的,却足够在两人之间围绕。

“还好我有带纸巾啦,你别动,我给你擦擦。”林彦俊弯下腰仔细地擦拭着农农嘴角。

“我先帮你啦。”

“蛤?你哪里有纸……”

话没说完,林彦俊却被靠近的农农放大的脸和突如其来的触碰给怔住了,脑袋陷入放空状态。

农农嘴唇软软的,轻轻的,带有刚才冰淇淋的冰凉的感觉,似乎只是在品尝林彦俊嘴角留下的草莓冰淇淋。林彦俊的手僵持着在一旁,他能感到自己被电流窜进的感觉,浑身酥酥麻麻的,好像要昏过去了。

“草莓冰淇淋是真的很甜,但是没有哥哥的酒窝甜喔”离开林彦俊嘴角的农农伸出两根手指头戳了戳他两边藏着酒窝的地方。

“明明刚刚才吃过冰淇淋啊,哥哥,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烫啊?”

听到话的人才回过神,手指才动了动,仿佛浑身都不是自己的。“蛤?没事,可能是太阳太大了,夏天嘛,哈哈。”冷笑两声也盖不住自己的尴尬。

“奇怪,太阳明明都已经下山了,哪来的太阳太大?”农农低下头小声嘀咕。

林彦俊开始不自然地帮农农擦掉嘴唇上的冰淇淋。

——摩天轮——

“哇,好漂亮啊!”农农的眼里倒映着夜幕快降临时摩天轮发的光,小手攥紧了林彦俊的手,像是渴望得到肯定。

其实现在效果还不显著的啦,因为天还不是很黑。林彦俊心想着,没有说出口。“是啊,下次可以让你妈妈带你来坐啊,如果你不恐高的话。”

“农农不恐高哦,哥哥有玩过吗?”

“还没有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执着要和以后遇到的心上人一起坐,然后在最顶点亲吻,一辈子不分开,但他还是相信这个美丽的传说。

“太好了!”林彦俊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那这样农农就可以第一个和哥哥玩了!耶!农农会是第一个和哥哥坐摩天轮的人!”

这小傻瓜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林彦俊听了也只好笑了笑,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期待。

也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吧。嗯?我在想着什么。林彦俊晃了晃脑袋。

“农农!”

转头看见一位满脸写着焦急二字的女性,扎着马尾,穿着朴素,鞋子上还新沾有车子行驶飞溅扑过的脏水,快要凝成结。

不知为何心生愧疚,应该早点把农农带过来的才对啊。

“妈妈!”农农看到妈妈开心地放开紧握着林彦俊的小手,张开双手向妈妈奔去。林彦俊看了看被挣脱开的手自然地垂了下去,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小孩奔进了妈妈的怀抱中,用力地抱着。

“妈妈,我好想你啊。”

“农农,我也好想你啊。你快让妈妈担心死了。”

看着这么温馨的画面,林彦俊笑了笑,是不是该安静地离开呢,还是要礼貌地打声招呼再走。

就在犹豫不定的时候……

“哥哥,快过来啊,呆呆地站在那干嘛?”

林彦俊鬼使神差地挪动脚步,走到农农身边。

“阿姨你好,我只是刚好发现你家小孩找不到你而伤心所以带他来找你,嗯,就是这样。”

“喔,是这样啊,谢谢你啊,你真好。要不是你的帮忙恐怕我都找不到他了,真的非常感谢你!”农农妈妈激动到放下农农,用双手握住林彦俊的双手,紧紧地。林彦俊害羞地低下了头,又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两人放开了手。

“妈妈,哥哥叫林彦俊喔,哥哥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小孩。”

“你在说什么啦?”林彦俊抬头看了农农一眼,更害羞地把头往下埋,所以没看到农农下一步的动作。

矮了快两个头的小孩突然将林彦俊一把抱住,林彦俊很自然地弯了弯腰,把下巴贴在农农背上。农农的头靠在林彦俊胸膛,轻声地说着:

“农农会一直记得你的,彦俊哥哥,你的酒窝真的很甜,以后要做一个和农农一样喜欢大笑的小孩,不要做一个酷酷的小孩喔,因为这样子农农就看不到你的酒窝惹。”

林彦俊的心跳乱了节拍,他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就拍了拍小孩的背,似乎是他的回应。

这次林彦俊放开了小孩还缠绕在他背上的双手,居然有些不舍地看了农农两眼。

“嗨~是刚才路边石墩那的哥哥弟弟兄弟俩吗?”

两人闻声望去,是一个脖子上挂着拍立得的男生,看上去像是随心街拍者。不过,他找他们俩有什么事吗?林彦俊和陈立农也不知道。不过两人还是懵懵地点了点头。

直到这个男生把两张LOMO相片给了他们一人一张,他们才反应过来。

一个男孩的手揉着小男孩的头,温柔地笑着,露出深深的酒窝,而左侧的酒窝被坐在石墩上的小男孩小小的食指戳着。小男孩也微笑着。有微风吹乱了小男孩的头发,男孩的头发也稍稍地向前漂,光线柔和地照在两人身上。

当两人视线聚焦在手里那张照片时……
农农:哇塞,哥哥的酒窝定格了耶!
林彦俊:农农微笑的时候下垂眼也有一点眯起来的样子蛮可爱的诶。

“我很谢谢你们让我拍到这么好的照片,所以这两张算是我送给你们的。其实我并不是要故意偷拍你们的,我本来只是想拍拍这里的景色,你们突然入画被我发现,我觉得蛮不错的就用拍立得拍下来了,你们会介意吗?”

“不会不会啦,谢谢你送我们相片。”林彦俊客气地说。

“农农,让妈妈看看。”农农妈妈看了看,笑了起来,“你们两个还真是可爱啊。你看看,这画面真有趣。”

那个男生走了之后,剩下他们三个。

“时间不早了,阿姨,我得回家了。妈妈应该在家等我吃晚饭了。”

“好吧,孩子你真懂事,希望以后我们家农农还能再见到你,多跟你在一起玩,我相信你们会相处得很好的。农农,该跟哥哥道别了。”

林彦俊笑了笑,挥了挥手上的照片。农农又走到他面前,让他弯下腰,跟他说了一句话。然后退回到妈妈身边,也跟林彦俊挥了挥手。

“我会好好保存这张相片的,哥哥,我们会再见面的!”

“好,好。我也是。”

——出口——

越到夜色,进游乐场的人越多,本来有些清净的地方现在也变得人声喧闹。

越是嘈杂,那句话就越会涌进脑海:

哥哥,我刚刚抱你的时候头靠着的地方啊,起伏好快啊,那个样子,叫做心跳吗?

——回家路上——

林彦俊看着手里的照片,就那样一直看着,看着,又一阵风吹过,林彦俊打了个喷嚏。

该不会是要感冒了吧?不行,我得赶紧回家。林彦俊用两根手指捏紧手机的相片,加紧脚步回家。

而另一边……

“妈妈,哥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喔~”

“妈妈,哥哥说话声音很温柔喔~”

“妈妈,哥哥的手很大喔~”

“妈妈,哥哥的眼睛很有神捏~”

“妈妈,哥哥的嘴巴很漂亮耶,很好亲喔~”

……

“妈妈,我好喜欢哥哥喔~”

同一时刻,有人打起了喷嚏“阿qiu~”

那些看似小孩子的玩笑话被她当作随口说说。

回到家后,农农用不掉色笔在相片背后一笔一划写下了三个字的拼音还有日期:

lín  yàn  jùn 7.27 21:37

那是一个星期五。

———☺————

此文章是听《我不是你该爱的那个人》——曾沛慈所写下的。

未完待续,请期待。

Sammi






今天脑海里也一直想着我们超级制霸,
所以就随便手写了一会儿,
然后今天才发现手机自带的素描滤镜功能,还蛮喜欢的,就放上来啦
最后一张是目前最喜欢的短短八个字,
也很能表达我对感情的态度
Sammi

01.
陈立农今夜喝醉了,林彦俊扶着他跌跌撞撞的走回宿舍。承受着来自他的重量,林彦俊也累的大口喘气。
“农农,你还好吗?”
得到的回答是来自陈立农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弯弯。
“你个笨蛋,喝不了多少还去喝酒是怎样?”嘴上是这样生气着,却又在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心,便去洗了一下毛巾,回来给陈立农洗洗脸,擦擦汗。
为了方便,林彦俊把陈立农放在自己床上,让他睡下,自己去上床,也就是陈立农的床上。这样睡下。
汗腺发达的陈立农早已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没有竹席的床,室内的温度,都让他呼吸难受。
林彦俊洗好毛巾回来看到的就是这副模样,陈立农的双手放在腰的两侧,上衣就一件单薄衬衫,却也被解开,露出了半边肌肤,性感的腹肌还有……
“你在搞什么啦?”
略带无奈的林彦俊专心帮陈立农洗脸,擦汗。
还蛮乖的嘛,不会乱动乱叫也不发酒疯,林彦俊心想。
就在这一切搞定之后,林彦俊起身要转身去洗毛巾,却被突如其来的伸手抓住,随即一扯,惯力的作用下,林彦俊就要摔在陈立农身上,还好林彦俊反应快,双手撑在了陈立农的头两边。
刚要骂出口的脏话在近距离的看着陈立农安静的睡颜都给憋回去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刚刚心跳了一下,意识到这一点的林彦俊用右手捂住了胸口,却感受到那里的振动有多不自然。
突然,陈立农微微的侧过身,让林彦俊的左手支撑不稳,还是摔下去了,身体压在陈立农要侧身的身上,于是陈立农又平躺着,而自己却重重的亲在陈立农发烫的脸上,那是左脸颊。
林彦俊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看着陈立农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像是马上要睁开醒来的样子。林彦俊赶紧起身,去卫生间清洗毛巾,整理好后,回到上下床边,看了陈立农一眼,匆匆给他盖上被子,控制不住地赶紧爬上上床,不敢再看他一眼。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跳加速,为什么会那么害羞。
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没有卸妆于是嘴唇上的口红印到了陈立农的脸上。
他看到陈立农床上的日记本,是摊开着的,他只是想要帮陈立农合上放好,结果就在合上的前一瞬间,看到了一句话:彦俊的睡相很可爱。

TBC

吃蜜糖枇杷不吐柯基:

又和小朋友一起的蜜糖~
Cr:蜜糖

糖嗑不完狗蛋六爷:

热得不愿换衣服的委屈巴巴平。

本来只是不愿意但是没太表现出来,一旦看到镜头就马上撒娇,最后还是乖乖地穿上衣服。

是是是,就你最可爱了。

cr.Lalion_Love